咨詢熱線:400-606-2306

首頁 | 企業培訓 | 學生作品 | 教學團隊 | 就業指導 | 學歷考證 | 入學須知 |學院簡介

超越知識獲取注重實踐學習
教育注冊許可,公益辦學單位??18年間培養了80多萬名學員

上海哪個電商培訓機構比較好

日期:2019-07-02 17:40 來源:干老師 點擊: 次 欄目: 淘寶營銷培訓資訊

上海哪個電商培訓機構比較好
課程咨詢熱線:137-6487-7732(微信同步手機號) QQ:2290425711

做電商運營工作怎么樣?
 
有位電商運營給我留言,說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里?
他怕5年后打不過年輕的運營。
 
一、這就是很多人對于電商運營這個崗位理解太淺了。
電商運營說得初級一點,什么人都能干,會SD也能把一個店干出利潤,但是只會SD(或者其它單一技能)的運營,當然會被淘汰了。目前市場上99%的運營,在我看來都是初級運營。
想長期生存下去,就得成為“高級運營”,就需要成為綜合能力很強的運營。
就像今天的我,在我們公司也是干的運營,差別在哪里呢?
我每年都會發現新的市場機會,然后組織這些中級初級運營,把這些機會干出來。這兩項能力,95后運營是沒法速成的:就是持續選品的能力+通過管理讓別人干的能力。
這樣的高級運營,可以使得公司業績“持續增長”,比起單一技能的初級運營,不可同日而語。
但是想做好運營工作不容易,你要懂推廣、客服、設計、攝影、管理、工廠、庫存……
 
二、電商運營絕對不是靠一招半式,運營難在這些地方都需要長期學習,而不是臨時抱佛腳。
一個真正優秀的運營至少需要3年及其以上的積淀,需要修煉的能力太多,包括對行業的理解,對數據的敏感度,一定的管理能力,商業能力,文案能力,非常綜合。
沒有全面的學習,想靠自己摸索是非常難的。
 
三、電商新人如果有機會,還是建議先到成熟的電商公司轉轉。
因為現在相對來說,電商運營做個兩三年,年薪20萬的機會可以說一大把。
 
該重新認識電商領域的“二選一”了
 
電商領域的“二選一”愈演愈烈,618期間,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八部門發布通知(以下簡稱“通知”),明確于6至11月聯合開展2019網絡市場監管專項行動,其中一條就劍指“二選一”的不正當競爭。
對于電商行業的健康發展,這無疑是一大利好,尤其對于苦“二選一”久已的商家們。但“巧合”的是,就在該《通知》發出的當天(6月17日)下午,格蘭仕在官微發布一篇名為《關于格蘭仕在天貓平臺出現搜索異常》的“檄文”,并特別指出“自5月28日格蘭仕拜訪拼多多以來,格蘭仕在天貓平臺的搜索端陸續出現異常,導致正常銷售遭遇嚴重影響。”
在電商圈,這一消息引發的圍觀甚至比618大促本身還要壯觀,因為作為商家的格蘭仕同時直接點名了天貓和拼多多兩大電商平臺。同時,拼多多的聯合創始人達達也公開評論,在社交平臺轉發該消息并支持格蘭仕。而這也并非拼多多首次針對天貓發出類似評論。
隨后,天貓排查表示,在APP上搜索“格蘭仕”顯示是正常的。當時,有多家媒體測試,同樣顯示正常。在寫本文時,我們也在淘寶、天貓APP上親測,顯示結果均正常。由此可見,截至目前,格蘭仕并未退出天貓。因此,我們謹慎預測,這將又是一場沒有結果的口水戰。至今未見格蘭仕向監管部門投訴的消息,或者透露更多的細節。
我們堅決反對“二選一”,但同樣堅決反對“二選一”淪落成碰瓷式營銷。時隔半月后,我們再關注此事,也是在等待一個確切的結果,但這個結果并不盡如人意。(上海哪個電商培訓機構比較好

上海哪個電商培訓機構比較好
 
一、怒懟“二選一”的動因
上一次如此密集的“二選一”討論大概發生在4年前,只是參與控訴的平臺不同,那一次由京東領銜,這次換成了拼多多,但相同的是矛頭都指向了阿里旗下的電商平臺。
我們無意于猜測背后的動機,只從商業的角度分析其客觀的動因。“二選一”最直接的動因即平臺對商家的爭奪,進而對供應鏈把控,這是電商平臺最為關鍵的核心競爭力。相較“燒錢”帶來的流量增長,商家(商品)的豐富和優質能夠帶來更加健康、持久的用戶增長。
因此,就不難理解,一家平臺越是在增長乏力的時候,就越有足夠的動因怒懟“二選一”,而時機沒有比每年的618和雙11大促更合適的節點,全民關注,流量爭奪的最激烈戰場。暫且不評論天貓是否真的存在“二選一”,自有相關部門得出公論,我們繼續沿著上述邏輯延伸。
今年一季報中,拼多多的獲客成本有著明顯的變化,該季拼多多的市場營銷費用為48.89億元,根據新增用戶數量可以測算出,其獲客成本達到286元,是上一季度142元的兩倍,同比則更是飆升近10倍。很明顯,獲客越來越貴。
與此同時,高價獲客的杠桿效應也在減弱。去年三季度,拼多多以6.5倍的營銷增長換來了同比近4倍的GMV拉升,但到第四季度,7倍的營銷增長,卻只撬動了2.5倍的GMV增長。對于還未實現盈利的拼多多而言,這一的燒錢速度和效果難以持續。因此,我們可以看到今年一季度,其營銷費用環比下降了18.65%。顯然,通過爭奪商家成為增長的新動力。
這種現象在4年前也曾巧合的出現,2015年,京東的GMV增速開始降至50%以下,其也開始逐步收緊營銷預算,而改為擴充品類(爭奪商家)優化其用戶和GMV的增長方式。
作為一家上市公司,這樣的數據也足以影響股價,而有意思的是,拼多多的股價表現與“二選一”爭論有著驚人的巧合,也與一年之內的兩大促銷聯系了起來。去年雙11,拼多多迎來股價最低點,同時,拼多多方面關于“二選一”的痛斥達到了一個小高峰,今年618前后,股價再次陷入低谷,我們看到了格蘭仕事件。
動因、業績、時間、對象、手法,一次又一次的巧合,讓一個容易引發關注的“二選一”現象變得不再那么嚴肅。“二選一”的說辭,成為了在當下這個時間點服務于其他目的的工具和籌碼。
 
二、“二選一”可能不會消失
市場中時時刻刻都在面臨選擇,無論是從五個當中選擇其一還是二選一。我們不得不承認,在電商野蠻生長期,“二選一”并非某一家的專利,從公開信息看,各平臺都采用過類似方式。比如就在2015年京東隔空喊話天貓“二選一”時,也曾曝出京東為迫使商家在其平臺促銷,關閉了木林森、三只松鼠等部分品牌商的旗艦店。
拼多多也未能避免,同樣,在去年雙11前后,拼多多一邊控訴天貓逼迫商家站隊,一邊被淘集集創始人公開稱遭遇了拼多多的“二選一”。當時,已有評論認為,“二選一”已經被玩壞,淪為碰瓷式營銷的手段。
2019年1月1日,電商法已經實施,加上此次有關部門的專項執法,逼迫商家“二選一”的現象在減少。但我們認為“二選一”可能不會消失,并會在局部成為趨勢。
我們所說的“二選一”不再是平臺通過關店、屏蔽等方式逼迫商家進行選擇,而是通過服務的方式,將“二選一”的選擇權交給商家,交給品牌,交給市場,交給消費者。
近兩年,無論是天貓,還是京東、拼多多,都在通過技術、金融、營銷等基礎設施的對外輸出,更好的服務B端商家,逐步出現了一些差異化的服務優勢。比如天貓的“聚劃算”重啟、淘寶天天特賣;京東的物流開放;拼多多的“多多果園”等,均是基于自己的核心優勢服務于商家,以獲得商家的入駐和提高在自己平臺上的業績。
盡管各平臺都不會明確表示扶持的商家必須在自家的平臺獨家銷售,但對于商家而言,平臺既然重點扶持,自然會主動傾向于某一平臺。這一選擇也由被動式變為主動式,不會再像如今一樣亂象叢生。進而,也就不存在不正當競爭,而是回歸到一個市場的自然選擇。
如此“二選一”也并非洪水猛獸。“二選一”可以被視為一種“排他性交易協議”,而這種交易方式在經濟學上有一定的積極意義。著名經濟學家,國際知名經濟咨詢公司Global Economics Group主席David Evans曾專門對此分析,他認為排他性交易協議可以固定需求,避免無謂的效率損失;可以減少消費者的搜索成本,目前這也成為網購消費者的一大痛點,一件商品要多平臺搜索比價;才可以保證交易的確定性,因為消費者在交易中非常確定與誰交易,并且商家在唯一平臺銷售,更注重建立自己的聲譽,增加必要的關系專用性投資;最后,該方式有助于平臺自身的發展,一方面固定一側的交易者,可以有效吸引另一側的交易者,進而固定雙方的預期,以便商家專心開發產品,以吸引消費者,進而促進平臺發展。
從市場角度來看,如果進入市場存量競爭,“二選一”是不可避免的。它和任何市場中要面臨的選擇一樣。因此或許我們要重新認識“二選一”,一邊對舊的“二選一”方式進行“堵”,一邊號召平臺改變模式,進行“疏”,形成新的“二選一”,才是最佳的選擇。屆時,各家平臺比拼的不再是嗓門,而是實實在在的基礎設施競爭,形成良性循環,保證商家和消費者的利益。
 
少林宝藏100